高考热的冷思考

2018-06-09 09:06:09来源:太湖明珠网

高考,从来就不仅仅是一场考试。

老师送考。第一天,穿红色,寓意“开门红”;第二天,穿黄色,寓意“再创辉煌”;第三天,穿绿色,寓意“六六大顺”。家长送考。一件红T恤是爸爸的标配,一件剪裁合体的旗袍成了众多妈妈们的选择,因为要“红红火火”,因为要“旗开得胜”。警车早已经整装待发,送考生、取准考证,保证“使命必达”,据说有一地甚至专门拨用一辆车牌为“985”的警车,专车专用。

当然,还有记者,还有商家,……

无论是红,还是绿,抑或是“985”,与其说是迷信,不如说是一种积极的心理暗示,是社会人性化发展的结果,是全社会对学子们寒窗苦读12载的认可和呵护。毕竟每一个家庭都将要、正在、曾经家有考生,我们或多或少都曾凝视过学校夜自修的灯光,周日补习学校里走出的疲惫的学子,肩负过那只过于沉重的书包。

在全社会呵关切的目光中,早已经十八岁的“孩子们”走进了考场。接下来笔者所要讲的则是考场内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高考第一天,考语文的时候,某考场走进来一位又高又壮实的男生。眼见着前面的同学一个个在“考务通”面前刷身份证,轮到这个男生刷卡时,居然不知所措。于是监考员提醒他 “请拿出你的身份证”,接下来就是在透明笔袋中一通乱翻;找到了,却不知道如何刷。接下来在监考员的帮助下,刷卡,刷脸,认证成功。

但是,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开考前,这个男生就举手“老师,桌子脚不平整,有点晃。”于是监考员就找了一张大白纸递过去。但是,他接过之后并没有后续的动作,而是继续看着监考员,并且说“老师,我不知道怎么垫!”当此之时,最需要保护的就是学生的考试心态,不能让任何一个孩子着急,不能让任何一个考生慌张。接下来,监考员就把白纸折叠好,找了略短的那只桌腿,垫好,然后给他一个甜甜的微笑,说“好了!”

而和我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监考员却没有笑,他问我,全社会都在呵护、关注这场高考,但我们是应该呵护一个“十八岁”的孩子;还是应该关注一个即将远行,即将肩负起的家国重任的“年轻”的成人?其实,这个问题大可不用问,因为得到的答案一定是后者,而我们所正在做的却是前者。

问题被抛出来之后,接下来受到口诛笔伐的就一定是学校,此时吃瓜的,也都会成为教育家。但是,对个体的培养,适合或者不适合从来都不仅仅是学校的责任,每一个个体的成长,从来都是全社会共同作用力的结果。

前几天,网上流传着一个冷笑话,所谓中国式育儿,就是小时候胖,上学成绩好,除此之外,不复有它。这个笑话之所以会在网络上流传,就是因为它或多或少地反应了我们的内心。显然,这是一个目标出现了偏差的集体事件。我们对孩子的培养成了单一化的过程,成绩好,只要成绩好。对于个体在成长中应该具有的素养,有时我们选择了无视。于是就出现了不会剥鸡蛋的大学生,桌腿不平束手无策的“准大学生”,面对变化不会自我解决而“萌萌哒”的成年人。

话说回来,面对高考,我们是否太重视了,重视得让身处其中的学生个体,除了成绩无暇顾及其他,除了考试无须顾及其他,除了应试脑中没有了其他。更可怕的是,如今的无暇和无须,在日后有没有可能成为生活的习惯,使之今后的生活除了一次高考的辉煌而其他乏善可陈。

十八岁,学生手按宪法宣誓;十八岁,学生进入高考的考场;十八岁,大多数的学生都将远行。高考,走进考场的,应该是一群成年人,一群发育良好,心智健全,知识充裕,技能丰富,价值观正确的成年人,既然如此,我们对于高考,是否需要关注、呵护地如许多?可能,没了诸多的关注和呵护,年轻人也能计划好自己的高考行程,也能面对高考不慌、不惊,也能向我们展现一个更好的自己。(姜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