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江苏:医生环卫工等春节留守岗位 舍小家为大家

来源:新华日报编辑:2017-02-02 查看数0评论0

  春节,是团聚的日子。当吉祥的灯笼高高挂起,守岁的钟声当当敲响,千家万户都沉浸在团聚的喜悦中时,有一群人仍然留守各种岗位,舍“小家”为“大家”。记者走近他们,和他们一起体验那忙碌而精彩的新年。

  七天坚守,只为老人过个幸福年

  “小陈,还是你值班啊?”“小陈,我新写了十几首诗,麻烦你给我打印出来啊……”

  走在省老年公寓的院子里,脚步匆忙的陈龙忙不迭地和迎面碰到的每一位老人打招呼。“这是唐奶奶,儿子在昆明,患癌症十几年了,不喜欢走路,在院里也骑自行车;这是张爷爷,儿子在杭州,女儿就住附近,常来看他;这是孙奶奶,不能提她女儿,一提就伤心……”每一位老人家庭的基本情况和心理特征,陈龙都能随口报来。25岁的陈龙来自连云港,是省老年公寓里年轻的“生力军”。虽然家在外地,但他主动承担了春节七天的值班任务。“我是男孩,年轻没成家,多值几天班没事。”

  “春节不比往常,更要关注老人的身心健康,让老人过个平安年。”节前,护理部副主任封士玉就和部门30多位护理员一一交代值班细节。从青涩到干练,封士玉已从一名普通护理员成长为老人口中的“封领导”。从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这个90后姑娘选择当一名养老院护理员。这个春节,是她第五个年头和老人们一起过。

  由于很多老人不回家过节,护理部的姑娘小伙子们也都轮流值守。年三十晚上,护理部按部就班,服侍每一位老人吃完晚饭收拾停当。不休息的老人,都集中在2号房间的小客厅里集中看春晚。“老人们都在眼皮子底下,我们才吃饭,吃得也安心。”封士玉说,有些老人子女在外地,过年不能团聚,心里抑郁;有些老人被儿女接回家吃饭,晚上8点左右送回来,兴奋得睡不着,容易血压高。这时候,就要护理员有经验,有眼力。

  正聊着,春节值班的护师岳淑红推着护理车走了进来。她是丹阳人,年初四、年初五轮她值班,这两天,她得24小时值守。查房、量血压、量血糖、测血氧、打胰岛素……一清早,护理部20多位失能、半失能老人的基本生命体征要过一遍,再配药、发药、监督吃药。这样手脚不停地忙到晚上。晚上十点前,她还要再查一遍房,才回宿舍休息。说是休息,仍必须开机待命,因为老人夜间也可能呼叫,有急诊,要立即通知前面省老年医院的医生出诊。

  急危重症科,患者在医生就在

  “今天胃口怎么样?早饭吃了吗?”“喝了豆浆,吃了个馒头,就是人没什么力气。”“没关系,再养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太好了,我过年还要请亲戚吃饭呢!”“别想那么多,先把身体养养好”……

  这是年初二早上8点,宜兴市人民医院急诊重症病房副主任医生朱超云和脑梗患者吴寿大的对话。1月25日,83岁的独居老人吴寿大在买年货的路上突然昏倒路边,被村民发现后拨打110送到宜兴市人民医院,因为呼吸骤停被紧急转到重症监护室,经抢救捡回一条性命。“老人挺可怜,身边没什么亲人。”朱超云说,这几天老人吃饭都是护士从食堂打来给他的。“如果不是在这里,我就活不过这个年了。”对于医院的救命之恩,老人满怀感恩。

  “普通病房的病人到了春节,都会尽量回家过年,住急危重症病房的患者因为病情严重,必须留在医院。他们在,我们就在,工作十几年,我们已经习惯了。”朱超云说,春节期间的急危重症科比平时更忙碌,因为除了平时住院的一些重病人,还有不少节日病人,比如急性酒精中毒、一氧化碳中毒、醉酒摔伤等患者。

  朱超云当天值白班,他爱人在家带小孩子,“明天我值24小时班,老公也值班,我们就把孩子放在爷爷奶奶家。”“小孩已经10岁了,从小到大,妈妈就是这样上班,他已经习惯了。”朱主任平淡地说,她还算是好的,有的同事夫妻俩都在医院,逢年过节就更忙了。

  科室副主任陈华军夫妻就是其中一对。当天,陈华军和妻子都在班上,他的妻子是重症科的护士。“我今天不值班,是专门来查房的。”原来,宜兴市人民医院急危重症科的主任们有个习惯,即便不是自己值班,也要每天到医院查个房,了解一下患者的病情,“因为是危重病人,病情复杂,不要说过年,哪怕半夜出现突发情况,我们也要及时赶到现场,这个职业要求我们必须要有这份责任。”

  地铁很通畅,司机顿顿吃不好

  大年初五。上午9点37分,在南京地铁正线出勤点,23岁的电客车司机张航喆正在“司机日志”上抄写安全事项,5分钟后,他把日志递给司机长徐梦,徐梦认真核对,确认后当场签字,张航喆快速收好日志,大步走到司机等候区,迎接他春节期间的又一趟旅途。

  “开门”、“关门”、“路灯”、“红灯”、“道岔”……一路行驶,张航喆不停地自言自语,一边说左手还同时伸向前方比划着。“这是‘手比口呼’”,地铁四号线安全工程师蔡志超告诉记者,司机一个人驾驶,“手比口呼”既是行车规范要求,也是司机对自己安全行车的一个提醒。每停靠一个站,司机都要“手比口呼”10多次,四号线有10多个车站,司机一天跑下来,“手比口呼”最起码有上千次。

  初一白班、初二夜班,春节假期中,张航喆在忙碌中度过,不但无法和家人吃团圆饭,甚至中饭和晚饭顿顿无法按时吃。“要看列车的时间,有时过了送饭点,等列车开回来时,要到下午将近2点钟才能吃到饭,晚上八九点吃饭也是平常事。”

  在司机休息室,记者碰到了同样上班的司机胡峰。胡峰是龙潭人,妻子是泰州人,去年10月刚刚结婚,“有点小遗憾,按照风俗习惯,结婚第一年,我们应该回家过年的,但是我上班,妻子就留下来陪我一起坚守。我是家中独子,妻子是家中独女,一开始双方父母都不太理解,我们只有等过年后再想办法弥补吧。”

  胡峰告诉记者,妻子已经怀孕,今年5月份他就要做爸爸了。“干我们这行,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虽然我没能回家过年,但是我保证了其他人正常回家,也挺开心的。”胡峰年轻的脸上荡漾着笑容。

  环卫工夫妻,早上五点就开工

  大年初五上午九点多,南京温度零度以下,天有些阴,记者站在街头10分钟,脚底已生寒,但环卫工王桂芹,已经在马路上来来回回扫了四个多小时了。

  王桂芹家在安徽宿州农村,去年3月份刚刚来到南京河西建环公司博诚分公司上班,丈夫去年8月也来到河西建环公司博诚分公司上班。春节期间,她和老公选择继续工作。她负责清扫所街文体路十字路口的东边,老公则负责西边。“过年,南京人真少啊。”沿街店铺关了,加上南京城禁放鞭炮,春节时候的南京城清爽许多。王桂芹笑着说,“比平时稍微轻松点。”但每天王桂芹还是早上五点起来开工,下午五点收工,“其他人都起来前要把地扫干净,不然扫地时灰尘粘到人家身上,多不好。”

  大年初三,她正常清扫马路,抬头看见斑马线那头有个灰色的东西。她过去捡起来,才发现是个看上去还不错的挎包。想必是谁不小心丢的,大过年得多心急,想着这些,王桂芹在原地等了十多分钟失主。一直没人来,中间有两三周边住户凑过来,让她打开。“我没答应,毕竟打开别人的包,不好。”城管来了,大家一起打开,才发现里面光零散放着的钱,就六千多,旁边还有一沓的钱,王桂芹用手比划了下。王桂芹报警。等警察联系上失主,身在医院的失主才知道用来看病的钱丢了。

  王桂芹把钱包顺利交给失主后,就回家领着第一次在城市过年的婆婆去南湖看广场舞。“在南京扫马路,也挺好的,现在一个月拿到手三千多,还有五险一金。”王桂芹说手头宽裕了,就想把婆婆带到南京,天天在一起。河西建环公司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公司像王桂芹这样的环卫双职工还有很多。今年春节,公司共有约900名保洁员和各类作业车辆驾驶员留守环卫工作一线,守护南京建邺全区105条主次干道、56条街巷的环境秩序。( 宋金萍 黄红芳 唐 悦 朱秀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