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无锡

“院落自治”奏响社区和谐曲

2021-09-14 10:09:14来源:无锡日报

“钱阿姨,我是339号的业主,楼上人家漏水了。”钱建芬是西园社区同心里院落自治小组成员,接到居民反映情况后,立刻赶到现场查看情况,并找到楼上的居民协调。

邻里有纠纷,不找社区找自治小组,这种现象在西园社区已是日常操作。自2018年该社区开启“院落自治”后,居民对生活琐事不满的“火气”逐步下降,涉及西园社区的“12345”投诉工单数量下降了80%。推行居民自治不是新鲜事,为何西园社区的“院落自治”会带来如此明显转变?

党建引领

在问题中催生“自治”

西园社区曾经是管理压力较大的片区:住宅小区产权结构复杂,共有11家产权单位,人口流动大、管理问题多,多家物业公司因无力维持而退出,2018年以前,一批院落处于失管、半失管状态,居民经常向12345热线投诉问题。

契机是从一个半失管院落改造开始的。西园里二区2018年要改造高压电路,居民们都赞成,但谁也不愿意把变电箱装在自家楼下。社区召集居民选出了7名代表,终于协商出各方都能接受的方案——问题的成功解决催生了“院落自治”雏形。

继西园里二区之后,2019年,同心里、家心里、红心里院落也相继实行居民自治。“院落自治”是从解决问题发端的,但背后则有着党建引领这一重要因素。可以说,没有社区党组织引导,自治小组很难成立。“谁来当院落自治小组成员,居民往往互相推让,社区就动员党员居民率先站出来。目前西园里所有院落自治小组的组长都由党员担任。”西园社区党总支书记高布说。

一旦出现自治小组无法解决的问题,西园社区就出面多方协调,乃至筹措资金。有了社区党组织“撑腰”,自治小组解决问题也更有底气。“党建引领是首要经验。”滨湖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爱军有过多年乡镇街道工作经验,他认为,在居民自治工作中,党组织更要发挥好堡垒作用,为自治组织提供支撑和保障,党员要发挥好先锋模范作用,当好热心人、服务员。

“中间层”打造

矛盾于“自治”中化解

一方面,“院落自治”带动了小区环境提升、车位扩容、封闭管理等一系列改变,居民遇到的烦心问题少了;另一方面,居民们发现,遇事找自治小组比打12345热线效率更高。

“现在居民们遇到垃圾乱扔、楼上漏水,甚至遗失物品,都来找我们。”家心里自治小组组长江萍说,“前几天有居民反映楼道里乱堆破沙发,我们马上就去清理。”若按照以往,居民打12345热线,工单层层流转到社区,再去现场查看、处理、回复,往往大费周章。

滨湖区民政局副局长顾文泽认为,西园里的自治小组相当于政府和居民的“中间层”。“传统熟人社会中,家族长是政府和百姓的‘中间层’,但随着城市化和社会转型,‘中间层’连同熟人社会瓦解而消失。这就导致政府直接面对居民多元需求,在有限人力财力下,无法做到精准满足。因此在陌生人社会中培养‘中间层’至为重要。”

“中间层”即中坚层。这在疫情防控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以同心里为例,该院落自治小组成员及家属在封闭管理期间,为居民们24小时轮流值守。相比于社区工作人员,自治小组成员和居民更为熟悉,工作效率更高,极大地减轻了社区负担。

复制之思

“自治”于规范中推广

西园里小区“院落自治”成效卓然,居民满意度高,不过,倘若一些基础制度架构未能完善,未来仍有隐忧。此前,西园里各院落的公共收入,暂时寄存在自治小组组长个人账户上。尽管每年公示收入、支出明细,但长此以往难免存在风险。西园社区和各自治小组商议,结合滨湖区政策,成立了“友邻基金”公共账户,一方面可以规范院落公共收入的使用,另一方面还有募集资金的作用,居民众筹、政府补贴、企业捐助都可以纳入“友邻基金”。此外,西园社区帮助自治小组共同协商制定了《西园社区同心小区管理规定》《西园社区同心小区居民公约》《金乡邻理事会章程》等一系列自治公约,获得小区居民的共同认可,让“院落自治”向组织化、规则化方向演进。

在顾文泽看来,建立规则意识至关重要。“熟人社会中,家族长依靠人情伦理取得众人信任,而陌生人社会中,‘中间层’则需要借助规则取得居民信任。” 陌生人社会中取得居民信任更加困难,“因此需要党组织为‘中间层’赋能”。

如何让西园里的和谐之风传播得更远?张爱军认为,当“院落自治”由“人治”转变成“法治”,将更加有助于其他小区借鉴。物业管理主要满足居民硬件环境要求,而小区文化软实力方面,还有大量空间等待居民自治去开拓。“比如居民自治可以充分挖掘小区资源,如发动教师、医生等职业的居民组织文化活动、健康咨询。这是今后居民自治的一个发展方向。”

推荐新闻

时政新闻眼丨再赴陕西考察,习近

联播+丨习近平为14亿人筑就体育

第一观察丨何为教?何为师?读懂

做好粤澳合作开发横琴这篇大文章

“世纪之问”中美如何解答,习近

视精彩

芒种

芒种时节 万象“耕”新

梦想一夜暴富 “问题彩民”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