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塑令”将满十一年之调查记

2019-05-30 10:05:30来源:江南晚报

2008年6月,国家推行“限塑令”,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超薄塑料袋,并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此后,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内的塑料购物袋均明码标价,单独收费。至今,这项号称“限塑令”的通知已实施即将满11年。如今无锡市场上使用情况如何,记者对此进行了走访。

走访:无标志塑料袋又“兴起”

五月的天气,暑气还未降临,盛岸菜场内一早便人声鼎沸,车来车往一片繁忙的景象。从大门进去,记者在小摊的通道间走了一遍,发现每个摊位上基本都放着一次性的塑料袋,有大有小,颜色各异。而来买菜的大多是老人,有的手中拿着环保袋,有的则拉着一个拖车,更多的则是空手而来。不过在买菜时,即使是自己带着袋子来的老人,也会让摊贩将菜放在塑料袋内,再放入自己准备的环保袋或者小拖车内。

一位阿姨表示,带环保袋是因为方便将菜放置在一块,并且环保袋不勒手,至于将菜直接放置在环保袋内,阿姨则表示没想过这么做:“一个菜一个塑料袋,方便又干净,带回家还能当垃圾袋。直接放菜,回去还要洗袋子,太麻烦。”一个蔬菜摊的摊主直接表示,“没塑料袋还怎么卖菜?”摊主讲,一些老人自带袋子还好,年轻人基本都是空手来的,不给塑料袋生意都不用做了:“一个菜场里价格都是差不多的,人家送袋子,我不送,别人肯定就不在我这里买了。一个塑料袋就几分钱,送了就送了。”

而在周边几个小型的市场内,一捆捆白色的、没有任何标志的塑料袋直接挂在天花板上,顾客需要买什么菜,可以自己拿了袋子装。而在一家路边超市内,记者在索取袋子时收银员也是免费提供了一个没有任何标志的塑料袋。据周围的居民介绍,在多年前,这家超市提供的是质地较厚,袋子上印着使用标志的塑料袋,不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袋子又悄然换成了如今这种袋子。旁边一家水果店的老板也表示,类似这样的塑料袋,一捆五十个,一般每天都要消耗掉三捆左右,生意好的话五六捆也有可能。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在大型商场、超市,限塑令能够得到较好执行,但自带购物袋、不使用塑料袋的顾客仍是少数,而大多数人并不吝于多花两三毛钱购买塑料袋。而在菜市场、临街小商铺、街边小摊点等“限塑令”的死角,超薄塑料袋仍是“零成本”使用。

数据:外卖快递成消费“大户”

“限塑令”的初衷是想通过价格的杠杆调节机制来提高公众环保意识,引导、鼓励公众合理使用塑料购物袋,促进资源综合利用,保护生态环境。但实际结果是,消费者为了方便,宁愿掏出几毛钱买塑料袋,也不愿意自己携带环保袋,以至于“限塑令”被调侃为“卖塑令”。通过搜索相关报道可以发现,为减少使用塑料袋产生的“白色污染”,全国多地都曾提倡使用“环保袋”、“菜篮子”,甚至将“限塑令”上升到“禁塑令”,试图破解塑料袋的难题,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数据显示,在“限塑令”实施前期效果十分显著,据2013年国家发改委公布的《“限塑令”实施以来的主要成效》显示,从2008年到2013年,超市、商场的塑料购物袋使用量普遍减少2/3以上,全国主要商品零售场所塑料购物袋使用量累计减少了670亿个,累计减少塑料消耗100万吨。不过随着执行力度的降低,以及快递、外卖行业的兴起,各类塑料垃圾再次回升,据《2017中国快递领域绿色包装发展现状及趋势报告》则显示,仅2016年,全国快递业塑料袋总使用量约147亿个,而国内三大外卖平台一年至少消耗73亿个塑料包装,远超每年因“限塑令”节约下来塑料购物袋。

记者与几位环保人士交谈中也发现,如今已经不见了十多年前塑料袋满天飞的情况,但是新兴的快递、外卖行业带来了更多新的塑料垃圾,而过度包装则是被吐槽最多的地方。许多网购商品在包装时,往往重复包装,使用多个塑料袋。而包裹内用以防损的填充物,也越来越多地用到泡沫、充气袋等塑料制品。而一份外卖多个包装袋、包装盒也是极为常见,“包装是需要消费者买单的,但外面的袋子一般是商家提供的,因此使用纸质包装或者环保袋的成本就会明显提高,所以除了一些品牌店外,一般都是使用的普通塑料袋,也不会去考虑袋子是不是可降解的。”

调查:市场上不合格塑料袋很常见

绿循环环保促进中心主任王华告诉记者,就在今年3月,她们应一家全国性的限塑公益组织邀请,对无锡市场上的塑料袋使用情况进行了调查。而在选取的三个大型农贸市场中,被调查的摊位上竟然没有发现有合格达标的塑料袋。

王华介绍,按照标准,塑料袋的标识有10项,包括名称、承重、标准编号、产地、规格、标志图形、材质代码、安全声明、环保声明。而在这项调查中,部分摊位提供的塑料袋会加上自家店铺的名称等部分标识,但是标识完整的则一家都没有。现场,王华拿出几个塑料袋告诉记者,这是她当天收集到的塑料袋,最为常见的就是一种薄薄的半透明塑料袋,上面没有任何标志,只有颜色和大小的差异,这是如今无锡市场上普遍的使用情况。而另外几个从大型超市带回来的塑料袋上,除了标识完整外,厚度便与之前的塑料袋有明显的区别。

去年,有社会组织发布了《限塑令十周年——商家执行情况调研报告》,《报告》显示,北京、深圳等9地1101家受调查线下商品零售场所中,提供不合规塑料袋店铺比例为78%,其中只有89家同时做到标识完整、厚度达标和收费这3项要求。除大型超市和全国连锁便利店外,其他类型门店有九成左右并未执行限塑令关于收费的要求。

说法:环保意识仍有待加强

“限塑的上游只能是由政府主导,但是下游涉及的则是公众的环保意识。”王华介绍,在去年11月,她们与新吴区一家企业在社区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限塑倡绿”活动,活动中,她们向参与活动的居民免费发放环保菜篮子,让这些居民记录每天买菜使用菜篮子和塑料袋的情况。调查发现,即使有了菜篮子,居民买菜时还是会继续使用塑料袋,“平均下来买一次菜要用到5到8个,一个月下来,每户人家要用到170个左右的塑料袋。”王华说,如果不是这直观的数据,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塑料袋的使用量是如此巨大,而另一个让人不安的数据则是,一个月后还在继续使用菜篮子的居民已经不到一半。

无锡慈济环保教育基地的志愿者王惠珠也提到了理念和意识的问题,王惠珠说,如何进行源头治理如严格管控塑料生产、使用降解材料等,这是需要政府主导进行的,而对于普通市民来说,更应注重提高自己的环保理念和意识。在环保基地内,有各种各样的宣教材料和收集来的塑料废品,建立四年来已经累计接待了近10万市民,“日常生活中,我们很难体会到使用塑料袋有什么危害。所以我们让来的市民看到如今白色污染的严重性,再告诉市民使用的每一个塑料袋都是其中的一分子,最后希望市民在生活中能减少塑料袋的使用。”

建议:实行垃圾分类,增大处罚力度

采访中,王华和王惠珠都提到,塑料袋的大量使用是市场选择的结果,方便、便宜的属性注定了市场对其需求巨大,单纯依靠“限”与“禁”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从源头来说,需要严禁生产不合格的塑料袋,加强市场管理,降低可降解塑料袋或其他替代品的成本等,这些需要政府层面的努力,最现实的其实是做好垃圾的分类回收。”此外,律师也提到,增加处罚力度也是一个有效方法。

王华介绍,虽然垃圾分类是很早以前就已经提出,但是到底如何分类、后续如何回收处理仍处于摸索阶段:“不止是无锡,全国各地都在摸索,目前做得比较好的上海、杭州、深圳则是因为起步比较早。”王惠珠说,以前进小区宣传垃圾分类时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居民将垃圾分类放进了不同的垃圾桶内,但是最后清运的时候还是将所有垃圾混合在一起,这让有些居民的积极性受到了打击,“这时候我们会告诉对方,政府部门也是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们做好自己做好分类,政府部门逐渐改进,最终形成有效制度。就像出现了社会问题,法律会逐渐完善一样,我们居民个人和政府部门都是在不断学习、进步中。”此外,律师也表示,违规塑料的大量使用也有处罚力度不够的原因,不管是“限塑令”还是“禁塑令”,推出来容易,要有效执行下去,还需要对违法者加大处罚力度。 (晚报记者 甄泽)

■链接

看看限塑的“欧洲经验”

在欧洲,对于“限塑”,有两种不同的手段。一种是征税收费,一种是彻底禁止使用。

据新华社报道,最早对塑料袋收税的是丹麦。1993年,丹麦就开始对塑料袋生产商征税,同时还允许零售商对塑料袋收费,这一规定直接导致了当时丹麦的塑料袋使用量下降了60%。法国、爱尔兰、保加利亚、比利时等均采取这个方式。在德国、葡萄牙、匈牙利、荷兰等国,零售商则是向顾客收取塑料袋的费用。而在意大利,2011年,意大利政府宣布,除了可生物降解或可分解的塑料袋,其他塑料袋均不得使用。因此,在意大利超市购物,要是没备好袋子,会比较狼狈。

在上述国家中,爱尔兰的成功“限塑”,是个很典型的例子。2002年,该国对每个塑料袋收取0.15欧元的税,仅仅5个月,塑料袋的使用量就下降了超过90%,垃圾也大大减少。但是,几年后爱尔兰的塑料袋使用量又开始上升,于是,2007年,该国将购买塑料袋缴纳的税提高到了0.22欧元。2011年又进行调整,以控制每人每年使用不超过21个塑料袋为目标。

德国对于塑料瓶,还采取一种回收押金的制度。在德国民众购买水或者饮料时,会提前收取0.25欧元的瓶子押金。同时,各大超市都有专门的机器回收这些塑料瓶,当瓶子被丢进机器后,那笔押金就返还给购物者了。

不仅是手段上,在“限塑”这件事儿上,欧洲的民意基础也很雄厚。2014年欧委会的一份调查显示,92%的受访者认为,必须对一次性塑料袋的使用加以限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