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战高温:夫妻档上阵,打捞蓝藻11年

2018-08-10 09:08:10来源:江南晚报

在这种出门就要被“晒化”的高温天里,太湖蓝藻也稍微“消停”下来,但这并不意味着蓝藻打捞队员就清闲了,他们依然需要坚守岗位,不让蓝藻有“喘息”的机会。在马山“上海纺工”蓝藻打捞点,有一对夫妻档——王根荣、金建英夫妇,他们守在这里已经11年,冒着酷暑跟蓝藻战斗是“家常便饭”。

以站点为家 一呆就是11年

前天上午九点多,记者来到马山“上海纺工”蓝藻打捞点。虽然有风,但依然缓解不了太阳直射的炎热感。岸边有个简易的钢棚,打捞队员们正在里面休息——这会儿是工作中的间隙。南面一只大电扇在使劲地吹着,中央的四方桌上放了五六只热水瓶和八九个茶杯,四周地上散落着几张椅子和用来当凳子的箱子。王根荣和他的老伴金建英坐在凳子上擦着汗。今年58岁的王根荣是常州人,个子不算高,但挺结实。老伴比他大两岁,瘦瘦小小的,唯独一双小臂看起来格外粗壮。两人的共同点是,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是“黑里透红”,都穿着长裤和运动鞋。

这个站点共有11名队员,王根荣是队长。金建英作为“队长夫人”,并没有享受到什么“特权”,该干活的时候还要去干活,唯一的“轻松”时段就是上午十点半可以不用打捞蓝藻,而是去给旁边藻水分离站的工作人员烧饭。11年前,王根荣成为打捞队长,夫妻俩吃住都在这里。几年前,他们住在附近的船上,后来站点提供了一间简易工棚给他们居住。今年,藻水分离站重新扩建,他们才住进了有空调的房间,王根荣说:“马山十几个打捞点,我们这里的条件已经是最好的了。”

王根荣的手机里除了打捞蓝藻的工作照外,几乎全是外孙女的大头照。虽然老家在常州,近得很,夫妻俩一年却只有过年时才回去一趟。“4月到11月底要打捞蓝藻,其余时间我们要在这里守船。”原来,蓝藻打捞季过后,马山所有的打捞船只都停靠在这里,需要有人看守和维修。两个人日常生活几乎没什么乐趣。王根荣早上4点半就起床,老伴则开始准备一天的食物。打捞季,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一个月约五六千元,其他时候,只有王根荣一个人拿工资。

热浪蒸腾中打捞蓝藻

休息了没一会儿,他们和另外两个队员又上船工作了。生活中,他们是夫妻,工作时则是好搭档。王根荣负责开船,金建英负责拉网,一个冲锋,一个殿后。打捞蓝藻需要两条船配合,合力牵着一张大网。两只船的间距、速度都要控制好,这就需要开船的人把握好当中的门道。

作为资深船老大,王根荣是一把好手,只见他坐在船尾,一只手撑着大腿,一只手把着方向,目光锁定湖中的蓝藻。当两只船渐渐拉开距离,金建英就在船头拉开深约2米、长20多米,像窗纱一样细密的牵藻网,开始“捕捉”蓝藻。在船的拉动下,牵藻网浮在水面上,比拳头还大的白色浮球由直线排列渐渐形成椭圆、半圆,船也渐渐向岸边吸藻泵靠近。

湖面上风大,船只摇摇晃晃的,让人头晕,更别提长时间作业,光这一点就让很多晕船的人避之不及了。虽然预报的气温是36℃,船上的实际温度远远超过这个温度,因此,队员们都穿着运动鞋,因为底儿厚,可以隔热。半个小时过去,打捞队员的脸上都挂满了汗珠。

这个站点从没因蓝藻发生过水华

十几年前,王根荣还只是太湖上的鱼贩,开船到各处去收鱼,捕鱼的经历也有一点。2007年,太湖水危机爆发后,有人推荐他当了“上海纺工”点打捞队的队长,他便带着老伴一同来了。为了打捞蓝藻,他出过不少好点子。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对蓝藻打捞没有经验,一开始是用绳子系着木板,想把蓝藻刮拢了运走,但这样做效果并不好。王根荣说,蓝藻看似是漂在湖面上,其实是分散在水里的,只是湖里浪头小了,被风吹到岸边或湖湾里,水流缓了,才开始浮在水面上。“后来我就想到用银鱼网加密了做成围蓝藻的网,先用网将蓝藻围拢,再集中打捞、泵吸,这样做效率能大大提高。”原来,他们现在用的网子,就来自于他的点子。

他说,蓝藻生成量和水温、风向有着很大的关系,而且也是有规律的。这么多年,每天早上他都是四点半就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开船出去观察当天的蓝藻情况,从而分配打捞任务。他很自豪地告诉记者,在他打捞的这个点,蓝藻从没因聚集过多而发生过水华。“蓝藻打捞,最重要的是要根据风向、水温的变化,预判蓝藻的生成速度。渔民常年生活在湖上,还是很有经验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