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新村绿化改造:昔日绿意盎然的大树 今成“光杆司令”

2018-07-13 09:07:13来源:江南晚报

近日,家住沁园新村一区的丁阿婆报料:沁园新村一区3日起对小区内的树木进行修剪处理。36号楼和37号楼的一些住户发现,楼栋后面的树,有的被修剪成了光杆,还有的被齐根砍掉,原本能乘凉的小树林,如今变得光秃秃的。有住户质疑:老新村改造能否如此“简单粗暴”?

居民好好的绿树成了光秃秃的树干

“我回来看到树都变得光秃秃的,一时还以为走错路了呢。”丁阿婆说,这些树是从3日开始修剪的,当天她不在家,等第二天回家时就发现,37号楼旁边和后面的树都被修剪了。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有些十多米高的树被修剪得只剩一根主干,还有的被齐根砍掉。

昨天上午9点,记者在沁园新村一区37号楼旁见到了丁阿婆。

丁阿婆将手机内的相关照片翻给记者看:原本茂密的小树林变成了几根光秃秃的树干。丁阿婆心痛不已:“这边原本是附近居民乘凉的地方,现在太阳出来后就没居民过来了。”她表示,这些树已陪伴一些老居民30多年了。在36号楼和37号楼之间,修剪下来的树枝已被清理干净,在楼栋间绿化带上,有几棵修剪得只剩主干的树木和被砍掉的树桩。丁阿婆用尺子测量了被砍的树桩,直径达30多厘米。为了了解小区内修剪了多少树木,丁阿婆还特地利用空余时间在周围数了并画出草图,涉及的以香樟居多,还有7棵水杉。

小区居民高女士介绍,37号楼一楼有位老阿姨刚搬进来3个月左右,当初她看中这里的房子就是因为这里绿化好。

社居委绝大部分居民同意修剪

城管现场调查发现未办审批手续

随后,记者来到沁园第一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出示了一份沁园一社区老新村改造树木修剪、移伐居民征询意见统计表,上面显示沁园一社区同意人数7402人、不同意人数75人,同意率99%。该工作人员表示,社区正在进行老新村改造,居民普遍提出要对高大树木进行修剪,因为这些树夏天招惹蚊虫,冬天会影响住宅采光,只有个别居民表示反对修剪。

梁溪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市政绿化科科长徐景春介绍,上周四他们接到报料后,城管局绿化管理部门工作人员会同街道城管科和属地中队一起到现场进行了调查,发现修剪工作未到梁溪区城管部门办理审批手续,当天就已责令停止绿化修剪或迁移行动。当天进行现场处置的城管工作人员也汇报称,大部分居民同意对绿化进行修剪或迁移,但有一部分居民持反对态度。

难题

老新村树木修剪常引来矛盾

据了解,老新村改造过程中的绿化修剪,一直是老大难问题。被遮挡阳光的居民要求对树木进行“大修”甚至砍伐,不受影响的居民则希望留住绿色生态环境。因为立场不同,常常会引发矛盾。采访获悉,老新村树木的日常维护一般由城管部门绿化科负责,而老新村改造过程中的绿化修剪,则是通过招投标方式进行市场化运作。

滨湖区城管局市政绿化科科长张维介绍,老新村的绿化改造,一般涉及两个方面:一是绿化的移植或淘汰;二是绿化的修剪。前者在改造之前需要做好方案,列出需要移植或淘汰的树木清单,方案通过后,在具体实施之前,需要到城管部门办理行政许可手续,方可进行移植或淘汰。若没有相关手续,就实施移植或淘汰,则属于违法行为,城管部门将按照《无锡市城市绿化管理条例》对实施该行为的单位或个人进行处罚。

而在绿化修剪方面,正常的修剪不需要办理行政许可手续,重度修剪从理论上来说需要办理行政许可手续。但张维表示,由于业内对重度修剪这一概念并无确切定义,对于一些修剪行为是否构成重度修剪很难界定,因此一般情况下,重度修剪也不会办理行政许可手续。而由于相关绿化管理条例中,仅对擅自移植、砍伐树木的行为做了处罚规定,并未涉及重度修剪内容和相关处罚规定。

虽然对于重度修剪没有明确定义,但在具体修剪过程中,不管是日常的养护还是老新村改造期间的大修大剪,城管部门都会要求遵循一个底线:至少要保留到树木的一级分枝点。据介绍,树木在生长过程中,第一个分枝的地方称为一级分枝点,第二个分枝的地方称为二级分枝点。不过,由于老新村的树木树龄长,长得高大,修到一级分枝点或二级分枝点,基本上就没有树叶了。对于被修得光秃秃的树木,很多居民深感可惜。不过专业人士表示,这对于树木的重新培养和塑形是有好处的。比如香樟树长得过高,修剪后可能当时没了树叶,但来年就会生长出新的树叶,再过一年,绿化养护部门会根据树木的生长情况进行定形和再培养,这样一来,本来长得极其高大的树木,5年之内不会再长到十几米了,能有效解决树木遮阳的问题。

观点

采用稳妥方式兼顾各方利益

“原则上要求至少保留到一级分枝点,但我们一般会要求保留到二级分枝点,同时保留一部分树枝和树叶,这样既能照顾楼下居民透光的需求,也能照顾楼上居民吸氧的需求”,张维说。

但是不管是大修还是小修,不同立场的居民间还是难免矛盾。“邻里矛盾最后转嫁到了一棵树要不要修的问题上”,张维说,遇到这样的情况,城管部门绿化科也会想一些办法来解决,比如找社区来协调,或者干脆更换树种,把常绿树换为落叶树,还会通过提前在社区公示征求居民意见,来决定要不要对树木进行修剪。“总之,要采用妥当的方式方法,兼顾各方利益。”(晚报记者李忠兰、晓城/文冯成/摄)

化解“1%”难题方能绣出精细之“花”

评 论

沁园第一社区居委会提供的改造树木修剪、移伐居民征询意见统计表显示,“同意人数7402人、不同意人数75人,同意率99%”。引号中最亮眼的部分是“99%”,但真正的新闻价值在于背后的“1%”:没有这“1%”,不会催生出这篇监督报道。

夏惹蚊虫、冬挡阳光让绝大多数居民闹心,这给了动树正当充足的理由,但那75人就一定是为了私利而站去对立面的吗?恰恰相反,他们是太过爱惜并想保住这片公有的绿意了。不能因为头发过长太耗营养、护理费神而剃个精光,因为头发最重要的功能是装饰美容。由人及树,配图中一个个“光杆司令”确实毫无美感、有碍观瞻,这应该也不是那7402人中人人乐见的场景。城管部门的反馈让这“1%”的存在凸显了一种“关键少数”的力量,因为动树一事存在瑕疵:“重度修剪”的概念虽然难以界定,但当初倘若走完审批流程肯定无可指摘。

习总书记指出:“城市管理应该像绣花一样精细。城市精细化管理,必须适应城市发展。要持续用力、不断深化,提升社会治理能力,增强社会发展活力。”本月5日召开的第74次市委常委会,专题研究部署城市管理和城市环境综合治理工作,要旨就是提升精细化管理水平、让城市更优美更宜居。

本报自2012年起就持续关注老新村加装电梯问题。事涉资金,维保,底楼住户、较低层住户和较高层住户不同的态度……6年多来,读者同步见证了其中的艰难坎坷。可喜的是,经过政府与民间的合力推动,《无锡市既有住宅增设电梯暂行办法》 于上月6日起施行,标志着惠泽广大老新村居民的曙光终于出现。这就是城市精细化管理一个值得借鉴的范本。

请尊重、理解、倾听并争取这“1%”吧,因为处置小区高大树木不是一道简单的是非题,不能以“少数服从多数”之名一砍了之。普及相关绿化养护知识、展示必行意志的同时就修剪到什么程度展开调查问卷、思考能否引入更适宜的树种……多管齐下,相信能收获更完满理想的结果。因为绣花功夫,或许就是在从让群众99%满意到百分百满意的“最后一公里”征途中,用细心、耐心、真心锤炼出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