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不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017-10-30 09:10:30来源:无锡日报

由黄胜平、杨建主编,无锡市经济学界的同志们共同努力完成的《无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产业强市》这份综合性课题报告及其相关研究文论,在全国地级市中是较早拿出的一批颇有分量的研究成果。该项成果的课题组努力领会中央精神,接上无锡的地气,以问题为导向,提出了若干建议,为无锡市决策层认真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言献策,对正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地方具有较高的参考价值。

中央在2015年底提出,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给正在步入新常态的中国经济开出了一剂标本兼治的对症药方,具有开创性意义。这是全面考量国内外经济态势的重大决策,是适应新形势的主动选择。新形势是什么?从国内来看,我国经济靠增加要素投入的粗放式发展方式已走到尽头。一些城市雾霾严重,不少地方水体、土壤、空气遭受污染,说到底都是粗放式发展方式造成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就要对传统思维和做法说“不”,为创新体制叫好,下决心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促进经济发展由主要依靠增加物质资源消耗转到主要依靠科技进步、劳动者素质提高、管理创新上来,向高端制造业进军,发展现代农业和服务业,向绿色要生产力。从国际比较优势来看,我国的廉价劳动力优势在减弱,资源环境瓶颈制约日显突出。美国、德国等都在布局高端制造业,抢占科技制高点,我们也要把劲儿往这方面使。从世界趋势看,国际金融危机后综合国力竞争愈发体现在知识、创新的竞争上,而知识、创新主要属供给侧领域问题。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解决我国经济运行中诸多突出问题的有效途径。近几年产能过剩比较严重,但并不是说所有产能都过剩,一些高端产能,比如集成电路、发动机等,我们短缺得很。产能过剩与有效供给不足同时并存,解决这个问题,只能主要从供给侧想办法。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我国供给体系未能适应需求的重大变化而作出及时调整,供给与需求不匹配、不协调,已经成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拦路虎。过去的供给体系主要是面向低收入群体为主,现在中等收入群体迅速扩大了,广大群众的收入水平提高了,但供给没有跟上,产品的品质、品种、规格、安全性等远远满足不了变化了的消费需求。再看投资,有些产业的投资已经达到饱和峰值,像以往那样继续投入会给经济、社会造成很多问题。就出口而言,我国的供给体系总体上属于外向型,但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外部需求明显减速,迫切需要供给体系作出改变。现在经济增速下行压力较大,既有周期性原因,但主要是结构性原因,即由结构性失衡尤其是供给侧结构失衡造成的。

从现实政策选择来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是我们的必然选择。过去我们对需求侧关注得多一些,问题是,需求侧改革的边际效用在递减。以往我们遇到经济下行,多增加点投资,问题就解决了。如今情况却很复杂,一大笔钱投下去,促进经济增长的作用不大,投资效率在降低。“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显然不行了。从历史发展角度看,中国经济正在打造“升级版”,要爬坡迈上中高端水平,主要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这就面临着很多过去需求侧管理不能解决的问题。现在一定要抓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所带来转型升级的动力机制,来保障总体可持续发展和“升级版”发展。机遇窗口期不可多得。过去种种对“供给侧”的疏忽,造成今日难以很好满足市场需求的尴尬。而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是切中要害,是战略的调整,是中国引领“新常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形成后劲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保证,也是治国理政新理念的重要体现。

把改革的主攻点放到供给侧上,也是一个重大的理论和实践创新,必能更好地解决当前中国面临的现实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三次会议上强调,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综合研判世界经济形势和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作出的重大决策,各地区各部门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决策部署上来,重点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不能因为包袱重而等待、困难多而不作为、有风险而躲避、有阵痛而不前,要树立必胜信念,坚定不移把这项工作向前推进。习近平总书记这样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说明这一具有历史性战略性的任务相当重要,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工作的主线。往远处看,也是我们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制胜法宝,是一场输不起的硬仗。中央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旨是为了将经济发展方式从粗放扩张型转为质量效益型。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对于有的地方有的部门而言,是困难而痛苦的事。既然是问题导向下的改革,势必要打破利益固化的藩篱,触及既得利益者的奶酪。有些地方或部门或企业的领导干部不太适应这场改革,出现畏难、恐慌情绪以及不作为的怠政。但如果不从大局出发,患得患失,畏葸不前,这些地方或行业或企业必然产能更加过剩,或者压库更加严重,或者债台更加高筑等,日子更加难过,以致拖全局的后腿。兹事体大,不积极推进,事情就难以真正落实。要从思想灵魂高度不断认识和再认识,并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和积累经验。

一年多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渗透到我国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钢铁大省河北的钢铁去产能,煤炭大省山西的煤炭去产能已初见成效,水泥、玻璃的生产很分散,去产能也在进行中。各地产业结构不同,不可能齐头并进,但在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等方面都有各自的问题,都必须紧跟中央,服从大局,跨出自己的步伐。我们期待全国各地及各领域、各行业,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拿出更多更好的上合中央精神下接地气的调研报告、成功典型、经验总结,相互交流,共同推进这场重大的变革并取得实效。(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