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汉才:扎根基层做一辈子“老娘舅”

2019-11-03 09:11:03来源:无锡日报

在江阴月城镇,熟悉孙汉才的人,都会亲切地唤他一声“老娘舅”。59岁的“孙娘舅”还有不到8个月的时间就要从月城司法所光荣退休,而在此之前,他已扎根基层坚守人民调解岗位30余年。

谁家夫妻不和闹离婚,找“孙娘舅”;谁家出了事故要赔偿,找“孙娘舅”;雇佣之间有经济纠纷,还是找“孙娘舅”……30余年来,从司法所所长到月城娘舅调解工作室主任兼首席调解员,孙汉才每天都很忙碌。现在,“孙娘舅”的办公室照旧很热闹,各色人群,进进出出,偶尔还有激烈的吵闹声。

“本来准备好公休了,接到任务晚上7点连夜赶到安徽,到那里已经凌晨1点,第一天没睡觉,第二天睡了两小时,一共待了五天,家属才同意火化。”回想起2013年的那场事故,孙汉才至今难忘,本镇某外企员工在旅游返程途中遭遇事故,导致3死3伤。这其中,有一名惨遭车祸身亡的本地小伙即将结婚,未婚妻已怀有身孕。“事故中死伤者家属无助的眼神,让我备感肩头的责任。”

为家属争取后续赔偿,孙汉才从调解、诉讼一审到诉讼二审,从企业、政府到法院,始终陪着这群悲痛的家属多地奔走,前后经历了大半年时间。纠纷中最难解决的就是死亡纠纷,不仅要兼顾家属的情绪,还要对相关法律充分熟悉,并了解民风民俗,在孙汉才的记忆中,时间最长的一次死亡事故调解持续了十多天。

纠纷往往伴随着冲突。一次,孙汉才刚刚赶到事故现场,就有情绪激动的家属把他错当成老板,往他背上狠狠地一拳,即便这样他也没有在调解之路上有过退缩。“家属不认识我,发发牢骚,这些都很正常。”在孙汉才看来,解决一起纠纷就好比是做一件好事,纠纷解决了,家庭就幸福了,社会就和谐了。

孙汉才不仅会调解,也懂调解。2006年,行政村双泾村由6个自然村合并,治保主任也由原来多个合并为1个,全村一万多人的矛盾纠纷全部都压到了唯一的一个治保主任头上。村书记、村主任也常常因为需要解决纠纷忙得焦头烂额。时任月城司法所所长孙汉才提出,能否由村委出资聘请社会工作经验丰富又有威望的退休老干部,组建一支“专职调解员”队伍,专为群众解决纠纷。说干就干,曾经在村里当过治保主任、大队书记、社保所长等职务的4名老干部正式“上岗”。

人口急增、历史遗留问题等多重因素叠加,短短一年的时间,专职调解员们靠着几十年扎根基层的经验,化解了该村纠纷200余起,且实现了零上访。在江阴大规模实现自然村合并的情况下,在镇村两级设立专职人民调解员的“双泾模式”作为样板在该市推开,之后,由孙汉才首创的“双泾模式”又作为无锡经验向全省推广。“不久前,去安徽调解一起纠纷,发现那里也有了专职调解员队伍,其中一位调解员说,这个模式就是从江苏学来的!”对此,孙汉才感到非常自豪。

“说到孙娘舅给月城百姓解决的‘疑难杂症’,那真是几个手都数不过来!”说起孙娘舅做的好事,司法所的同事们能说出“一箩筐”——为了给年老体弱、行动不便的村民排忧解难,孙汉才开启“调解大篷车”,百姓只需一通电话,他就会带领司法所工作人员来田间地头,现场协调解决问题;在拆迁安置过程中,他带领司法所工作人员,用了近1年时间挨家挨户答疑惑、讲政策,约2000余户拆迁任务圆满完成;他还联合月城业余锡剧团精心编排《依理归理》、《讨工钱》等30多部法制小戏,五年累计下乡演出50余场,受教育人数达2.5万余人次,让法治宣传做到了寓教于乐。

33年间,孙汉才以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履行了一个坚守水乡月城长治久安的承诺。“不管退休不退休,只要群众喊我一声‘娘舅’,我就要做一辈子的‘娘舅’,要把公益调解事业坚持到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