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放心早点”成了烂尾工程?

2017-05-19 09:05:19来源:江南晚报

昨天早上8点半,周新苑糜巷桥社区门口,已做了五六年早餐车生意的陈阿姨,像往常一样出摊。“生意不如几年前了,手抓饼才卖出了20个,不到过去的一半。”谈到过去她神采飞扬,而一回到现状就有些蔫,“至于油条、玉米、面包等,我已经不怎么进货……”同样的场景也出现在春江花园一期门口,一位操持市民放心早餐车的徐阿姨也对记者叹息:“现在都8点半了,我订的285元的早餐还没卖出去一半。我的店面就在小区门口,位置比较好,以前附近也没有什么卖早餐的,所以生意还不错。但现在差多了。”

这些早餐车都属于无锡市市民早点餐饮有限公司(原放心早点食品有限公司)所设摊点,公司2004年设立,至今已13年。现任董事长陶依娟没有回避问题,坦然相告:最高峰时有500辆车,如今只剩下140多辆了。2011年她全盘接手时,尚有每个点平均350元/天的营业额,如今降到200元/天。再这么下去,“早点工程”有“烂尾”之忧。这一切,都让人不由联想起上个世纪末全国陆续开始实施的城市早点工程,而现在“烂尾”“屡战屡败”之声已经不绝于耳,北京、郑州甚至经历了五六次“推倒重来”的过程,无锡的“早点工程”会步后尘吗?

回眸:无锡“早点工程”风雨20年

无锡市的“早点工程”始于1997年,当时因为规模小、设施旧而屡遭诟病。

2004年,无锡市政府牵头,穆桂英、三品、健康、北方斋、凤翔、新鸿宝6家小吃餐饮公司联手,成立了无锡市市民早点餐饮有限公司,每天为约6万名市民供应早餐,还解决了部分大龄失业人员的再就业问题。

2004年至2011年,“放心早点”经历了由盛变衰的变化,开始红红火火,后来生意滑坡,一直处于亏损状态,6家公司中的5家先后退出。

2011年底,现在的董事长陶依娟转变了身份——从原先为“早点工程”配送粥产品,到接手了整个公司,到今年已是第6个年头。

剖析:“放心早点”为何举步维艰?

今年68岁的陶依娟先后在上海、常熟经营过餐饮公司,2011年年底接手无锡市市民早点餐饮有限公司后推出了一系列新措施:对早餐车进行升级换代,将网点营业员每月的底薪从原来的350元提高到400元等,可还是没能改变公司一直亏损的状态,除了网点营销员,公司还有驾驶员以及生产部门的工人,一共200多名员工,每天都有不少支出。这些成本都难以消化。

在她看来,“放心早点”年年亏损、举步维艰,原因有4点。1、点位难选

早餐车不能像商铺门面那样只要有门面房就可以开,还得考虑是否影响交通。一旦停放下来,位置就比较固定,移位比较困难。2、营业时间受限

早餐车在市区只能经营到上午9点半,全天其他时间段就做不了生意。3、无证摊贩的市场挤压

无证摊贩无论是在营业时间段上,还是点位灵活性上,都比早餐车有优势。有时候一些无证摊贩为了抢生意会围堵住早餐车,部分市民就只能在他们那里购买早点;有些路口汽车不方便长时间停放,一些无证摊贩摊主直接把早点送到驾驶员手上,还没等“放心早点”的营销员出去,他们已经抢先递上了早点。有些无证摊贩的早点种类还很多,韭菜盒子、鸡蛋饼、手抓饼、鸡蛋灌饼、凉皮、凉面、凉粉什么都有,而“放心早点”因为规范管理品种相对单调。

4、营销员队伍自身问题

“放心早点”营销员年纪普遍比较大,导致了现在流行的电子支付方式无法普及。

收入不高(一般营销员每个月高的也就拿1000元左右,低的只有几百元),年轻人基本不会考虑从事这个工作。

还有的营销员搞些私货来支撑经营。比如卖其他饮料杂物之类,还有的则自己在家做一点包子、粥什么的搭着卖。早点公司的手抓饼原料成本价是2.5元,网上卖的成本只需要8角,所以有些营销员就从网上买回材料,在早餐车上进行销售,这些和街头的无证早点摊没啥区别,万一卫生出了问题,会引发消费者的投诉。

诉求:两点“关键支持”或能起死回生

“我以前在上海也做过市民放心早点,那里生意比无锡好做,因为路上基本没有无证摊贩,再加上我们早点实惠,所以受青睐。”陶依娟称,她希望早餐车的营业时间可以往后延长半小时,一直营业到上午10点。延长营业时间可以给早餐车增加不少收入。

市民孩子放学后在校门口买那些便宜小零食,看起来脏兮兮的,不少家长生怕孩子吃坏肚子。据陶依娟介绍,她经常听到身边家长们有这样的抱怨,为此她还特地去学校周围观察过,“一些无证摊贩把五颜六色的奶茶放在旁边,虽然比较便宜,但不知道加了多少色素、添加剂。”为此,陶依娟想能否对早餐车实行分时段经营,在学校放学时把早餐车移动到学校附近给学生们提供一些量身定做的放心餐食,“我们准备对现有的早餐车进行升级改造,使得早餐车的机动性更强,服务质量更高。”

顾客看法:早餐车还不可或缺但有待改进的地方

在不少上班族看来,早餐车一直是他们的一种依赖,不可缺少。市民小刘上班来不及时,都会到早餐车买早饭。“早餐车挺好的,价格也还可以!有它我每天早上可以多睡20分钟。”

不过他认为,早餐车太旧了,食品种类有些单调。如果车换成新一点的、早餐种类丰富一点,会给市民一个更好的印象。

部门回应:相关调整可以申请换车暂未考虑补贴

据相关部门介绍,商务部2009年为贯彻《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搞活流通扩大消费的意见》精神,启动了两个早餐试点工程。当时无锡市也开展了为期3年的“早餐标准化门店行动”,从“早餐标准化门店”和“放心早餐车”两个方向发力,为市民带来干净卫生的早餐。但需要解释的是,政府只对“早餐标准化门店”扶持3年,3年后谁能生存发展下去,完全看谁更适应市场。

就在这个阶段,随着市场细分,早餐市场也被众多商家看重,更多的早餐店雨后春笋般出现,有的还形成了连锁品牌,其中一部分就进了无锡市场,例如青露馒头等商家,但这部分品牌连锁店和政府扶持的“早餐标准化门店”并不是一码事。由此也可以看出,早餐市场的竞争愈加激烈了,针对不同消费群体消费能力有高有低的情况,各路大小商家各显神通,在市场被切割得更细的情况下,任何外力都会导致竞争失衡,因此政府不能再干涉得太多。

鉴于此,即便“早点工程”是政府扶持的,但经营主体还是目前经营的企业,在经营方向上有自主决定权,如果觉得点位、商品、营业时间需要调整,可以向有关部门申请,但早餐车更新换代也是企业自主行为,政府目前没有补贴的计划。

记者手记:补贴手段可以放弃政策审批支持可行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理解“政府扶持工程”都会把它理解为政府需要一竿子插到底、补贴不能停、后续升级也不能袖手旁观,也因此,各地“早点工程”即便成功者寥寥,也依然要反复从头再来。效果却是反遭质疑,比如“又乱花纳税人的钱了”。如今,无锡在先后扶持了“早点工程”和“早餐标准化门店”后,似乎没有了更给力的推手,或许也是有此顾虑。

仅从放手让市场竞争出发考虑,这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对已存在了13年的早点企业、独担经营压力坚持了6年的企业法人来说,可能会有些一时难以理解。即便要让市场配置发挥作用,政府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做,在如今鼓励万众创业的背景下,政策审批时在合理范围内给予放行,这总不为过。(晚报记者晓城张颖/文、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