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五星红旗】升起了国旗,开山岛就有了颜色

2019-09-10 22:09:10来源:新华报业网

点击观看视频


敬礼,致敬那最鲜红的颜色。

8月17日清晨6点,黄海前哨开山岛。扛着三号国旗,瘦小的王仕花踏着军人的步点,登上208级台阶,向岛顶进发。

以往无数个这样的清晨,扛国旗的是丈夫王继才,王仕花并排跟着。32年如一瞬,王继才肩上的国旗换了200多面。如今,王继才兑现了他守岛“直到守不动为止”的诺言,国旗转到了王仕花肩上。没有国歌伴奏,王仕花一声铿锵利落的“敬礼”,国旗无言,如32年来一样,在小岛上空冉冉升起、猎猎飘扬。

五星红旗每天在开山岛上升起。

小岛有了颜色,我们做的一切才有了意义

任何到过开山岛的人,都会第一时间注意到岛顶的五星红旗。

岛是石头岛,虽有王继才夫妇历年燕子衔泥般运土运肥种下的植物,仍然有些荒凉。一片灰黄色中,有一抹醒目的亮色跃动,那就是海天间的国旗。9年前,仪征市人武部副部长田亚威就结识了王继才。2011年,田亚威第一次上岛,那时显眼的国旗就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有了国旗,岛就有了一种活力——那毕竟是承载着重要含义的国旗。”

为什么国旗美如画?守岛民兵邵正刚说,海上空气通透,环境优美,映着蓝天,国旗自然分外漂亮,当然最关键的是,“这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开山岛,是王大哥坚守过32年的开山岛。”

32年里第一次升旗,是在1986年国庆节。“我们从那一天起,一直升了32年。”王仕花记得,她第一次上岛,看到像野人一样的王继才,气急道:“别人不守,我们也不守。”不过,妻子终是没有拗过丈夫:“祖国的海岛,你不守,我不守,谁来守?”

从此,国旗天天升起。有一次刮台风,王继才生怕国旗被刮跑,冒着风雨爬到山顶收国旗,下山时不小心一脚踩空,摔断了两根肋骨。王仕花念叨说:“国旗比他自己生命还重。老王常说,开山岛虽小,也是祖国的一部分,必须每天把国旗升在小岛上,让国旗在海风中飘扬。小岛有了颜色,我们做的一切才有了意义。”

岛上风大、潮湿,国旗特别容易褪色破损,老王就自费购买国旗,“老王自己舍不得吃穿,也要买国旗。”国旗不便宜,老王夫妇就一面一面买。32年里用坏了200多面,直到老王走。这些褪色抽丝的国旗里,让王仕花印象最深的,还是升起的第一面国旗,“那是我公公托渔民带过来的。他是老革命,说山头插上国旗,才是中国的领土。”

中国领土上,中国国旗下,王继才斗过偷渡“蛇头”,举报过走私犯,每天巡岛、望海、记日志。如今,王继才走了,王仕花还在守岛、升旗。坐在开山岛灯塔下,王仕花回忆32年里的点滴,恍如昔日重来。

记者带回在开山岛上升起过的五星红旗。

那一面国旗,王继才最珍视

守岛32年,王继才成为了“灯塔”,树立了丰碑,化作了守护共和国旗帜的长风。习近平总书记称赞他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了不平凡的人生华章。

平凡英雄王继才,给与他只有一面之缘的灌云县档案馆监督指导科科长宋莉留下了深刻印象。宋莉是最后一批见到王继才的人之一。去年“档案见证改革开放——江苏最美家庭档案”征集评选活动期间,连云港市和灌云县两级档案部门都感到,巩固的国防是改革开放的重要保障,王继才家庭卫国32年,家庭档案应当重点征集。

去年7月3日,征集小组登岛向老王夫妇征集档案。岛顶鲜亮的五星红旗,和岛上异常艰苦的条件,都给宋莉留下了深刻印象。

岛上的艰苦,在征得的实物档案中有充分体现:破旧的维修工具,展现小家庭从一盏小马灯、一只小煤炉、一把小铁铲、一张由砖头和木板搭建的小床和一个破旧的小方桌起家,事事都需自己动手的日子;多台听坏的收音机,背后是守卫孤岛的孤独和寂寞;一部新华社记者赠送的手摇发电收音机,提示岛上曾20多年没电的岁月……

32年艰辛坚守,换来荣誉等身。从“全市国防工程先进管护员”到“优秀民兵干部”,从“灌云县第二届敬业奉献模范”到“和谐家庭幸福榜样”,从“2012年度海洋人物”到“省双拥先进个人”,再到全国“时代楷模”,这些颇具分量的证书、奖杯、奖牌,成为王继才家庭档案的一部分。

不过,王继才最珍视的不是这些荣誉,而是一面国旗。这面国旗曾在天安门广场升起。2012年元旦,国旗护卫队的首任班长董立敢带来了这面他曾亲手升起的国旗,国旗班老班长和两位现役官兵代表一起,与王继才夫妇升起了这面有特殊意义的国旗。后来,这面国旗与岛上飘扬过的首面国旗、与当时170余面破旧褪色的国旗一起,组成了档案中让人最为动容的部分。

记者在开山岛上采访王仕花。

让国旗永远飘扬在开山岛

对于2012年元旦开山岛的特殊升旗,当时还在省军区从事新闻宣传工作的田亚威记忆犹新。

2011年国庆前夕,王继才夫妇应邀参加“五星红旗,我为你骄傲”国庆晚会,讲述两个人的升旗故事,田亚威也一同赴京。在晚会录制后台,他们遇到了10余位天安门国旗护卫队的退役老班长。田亚威回忆,这些老兵听说王继才夫妇以竹竿为旗杆、以石槽为旗台,在黄海孤岛上坚持升旗20多年,深受感动。国旗护卫队第八任班长赵新风主动提出,向开山岛赠送一座钢制移动式升旗台,大家还相约,到开山岛升一次旗。

那天,开山岛升旗第一次有了国歌伴奏,国旗护卫队官兵还手把手教王继才夫妇升旗动作要领。如今王仕花利落的甩旗动作,就是那时学会的。和国家最好的升旗手,一起升起在天安门飘扬过的国旗,让王继才夫妇激动不已。

祖国心脏飘扬过的国旗,升起在开山岛。开山岛飘扬过的国旗,也曾在西北边防线升起。去年10月,王仕花来到新疆阿拉马力,代表开山岛民兵哨所向阿拉马力边防连赠送一面岛上飘扬过的国旗。“他们在祖国的西边,我们在祖国的东边,和天安门升起的是一样的五星红旗,同样都是中国主权的宣示,都是祖国的象征。”

在王继才夫妇心中,国有千钧重,守岛就是卫国。“现在他走了,实现了他当年的承诺:守着开山岛,直到守不动为止。”王仕花平静地说,“我这么多年和他在一起,受他的影响,要继承他的遗志。所以他走了,我又向组织申请继续守岛,走他没有走完的路,让开山岛的五星红旗永远高高飘扬。”

空中俯瞰黄海前哨开山岛。

记者手记

开山岛上精神永恒

记者乘舟登岛这天,台风“利奇马”正在北上。海况变幻莫测,赶上台风天,能否行船就完全取决于大海的脸色。早6点,和记者一起在灌云县燕尾港等待的,还有多位媒体同行——他们上次就因台风未能成行。

这天运气不错,阳光下的大海格外平静,海鸥追逐盘旋在桅杆左近,渔船将一个又一个浅浅的浪花推动,似乎是个不错的海岛游开端。然而,开山岛既没有清亮碧绿的海水,也没有绵长平缓的沙滩,有的是耳旁呜响起伏的涛声和酷烈的海风骄阳。在王继才夫妇守岛32年里,不期而至的台风常将他们困在岛上,断水断粮,甚至有病无医。

守岛,绝不浪漫。

任何需要坚持的事情都不会浪漫。今日开山岛,有了风力发电机、太阳能电池板、淋浴间、4G信号,比起曾经“比灌云县最贫困的村子条件还要差、还要艰苦”,已大有改观。不过在记者看来,在闭塞、寂寞的海岛上坚守本身,才是最大的艰苦。

岛上还有更多的省内外媒体同行,升旗是拍摄的重头戏。而在过往漫长岁月里,两个人升旗无人旁观,岛上也没有这么热闹,只有两个人和不会说话的狗与鸡。

岁月有时并非来日方长。王继才兑现了他“守到守不动为止”的诺言,只是兑现方式让人唏嘘。不过,守岛已有后来人,开山岛国旗还将每天升起。回燕尾港时,记者与王仕花同船。刚下船,王仕花就接到守岛民兵的电话,说岛上的狗刚刚生了小狗。接到喜讯,王仕花笑得十分开心。

记者:陈月飞

摄影摄像:万程鹏 王子杰

文字统筹:韩 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