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太湖明珠网的观点与立场无关!

“狗头金”争议背后:如何避免“与民争利”疑虑

2015-02-11 07:18:30 来源:南方都市报 
 
              
  
 
        1月30日晚,阿勒泰牧民别热克·萨吾特捡到一块裸露的“狗头金”,长约23厘米,最宽处约18厘米,最厚处约8厘米,酷似中国地图。当地史志办介绍,这是迄今为止在新疆发现的最大一块“狗头金”。

  专家称,“狗头金”是天然产出、质地不纯的、颗粒大而形态不规则块金,以其形似狗头被称为“狗头金”。有的则形似马蹄,人称“马蹄金”。

  此事经媒体报道后,立即有业内人士估算,依照目前黄金的价格258.81元/克,如果将7.58公斤狗头金换算为7850克纯金,价格约为196万元。然而,“狗头金”一般比相同重量的纯金更值钱,具体这块狗头金能值多少钱,还要看含金量,更要看成交价。

  面对这么值钱的物件,加上此前屡有政府收走捡获物,这块“狗头金”很快便产生归属之争。

  2月5日,一家媒体在报道此事时,用了“牧民捡到的狗头金,律师认为属于国家需上缴”的标题,将讨论推向高潮。报道援引一名律师的话说,首先需要对金块进行鉴定,若属矿产或文物,则需上缴国家。

  对此,2月6日,阿勒泰地区青河县文物局方面回应,“我们看了,所捡物和文物不搭界,基本可以确定不属于文物,只能说它是一种矿产品。”该局工作人员还告诉媒体,所捡物属于比较重要和稀奇罕见的矿产品,比较贵重。是不是金子,需要矿产部门进一步确认。

  不过,这并没有阻止舆论进一步发酵,随后网上更有消息称,当地政府斥资500万元收购了这块“狗头金”,现存放于青河县博物馆。

  2月9日,清河县政府对收购一说予以否认,但这块“狗头金”可能价值不菲,牧民的生命财产存在安全隐患,故此加强安保工作,并建议牧民对“狗头金”进行鉴定,政府愿提供相关服务。

  “无主物”之说占上风

  关于牧民一家能否占有这块“狗头金”,一种观点认为,牧民此次所捡到的“狗头金”属于无主物的范畴。因为其是偶然发现的,而非有意识勘探或开采的属于受保护矿产。另一种观点则认为,狗头金属于矿产,归国家所有。因为《宪法》和《矿产资源法》都规定,矿藏属于国家所有。

  在舆论场中,第一种观点明显占据上风。有媒体注意到,2011年司法考试真题中就有一道选择题与本次事件说的情形类似。题干是:“潘某与刘某相约出游,潘某在长江边拾得一块奇石,爱不释手,拟带回家。刘某说,《物权法》规定河流属国家所有,这一行为可能属于侵占国家财产。关于潘某能否取得奇石的所有权,下列哪一说法是正确的?”答案正是说法四———依先占的习惯可以取得其所有权。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也持相同看法,他认为,尽管法律禁止公民私自采矿,但并未禁止“捡石头”。

  不过,争论背后依然有值得思考的地方,《新华每日电讯》就刊文指出,当法律规定与自然法、民众的日常思维习惯发生冲突,或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发生冲突时,公民利益与国家利益间如何平衡?新华社昨日也援引网友的话称,应进一步完善立法,填补当下法律、法规存在的空白,避免在法律适用方面起争议。

  此外,西宁律师程建伟提醒,即便鼓励公民上交捡获的矿藏、文物、埋藏物等,相对于文物,主动上交矿藏、埋藏物等,尚缺乏明确的法律规定,导致所谓“奖励”或“补偿”流于形式。以2014年四川叙永县村民被没收千年乌木为例,村民打捞耗费5天,政府最后仅补贴6000元,远不够打捞成本。

  针对这一点,腾讯今日话题一针见血地指出,不少人认为只要“上缴国家”就是“与民争利”———对于很多需要保护的古生物、文物来说,当然不是这样的。但如何扭转这个普遍认识,需要下一番功夫。  

 

本栏目下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转载,无法获知作者及联系方法,如对转载有异议或领取稿酬事宜,请及时联系:0510-85807582

暂无相关文章

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www.hogesoft.com 授权用户:http://www.thmz.com